美出土明朝銅牌

看這個標題,當然又是跟鄭和有關。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的「揚帆萬里 — 鄭和下西洋紀念展」剛於上月結束,最近又爆出了這樣一則震憾性的新聞。六月十八日的《蘋果日報》引述了新加坡《海峽時報》的資料,報導說:

繼早前一幅中國古代地圖,可能證明是明朝七次下西洋的鄭和,發現美洲新大陸後,美國東岸亦出土了一塊刻「大明宣德委錫(賜)」的明朝黃銅圓牌,可能成為鄭和最先發現新大陸的新證據。

這牌銅牌的物主為前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長李兆良博士。上網驗證資料,方知李兆良博士剛於前天及昨天,分別在香港大學及香港歷史博物館發表了兩場演講,看來他也是個有心人。另外,就連《1421 中國發現世界》的作者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 也來了。不幸的是,我今天才知道這件事。 😥

香港大學的講座題為「從南京至北卡羅萊納州」(六月十六日),由孟席斯及李兆良主講。大學方面的介紹如下:

同時,一枚屬哥倫布時期之前、直徑約7厘米上鑄著「大明宣德委錫」六個中國字的黃銅圓牌將首次在港公開展示,古文「錫」與「賜」相通,這是否鄭和第七次遠航時受明宣宗委賜給外國元首的金牌?這能否證明鄭和及其艦隊到過美洲?該銅牌在美國近北卡羅萊納州附近出土,物主李兆良博士(前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長)對銅牌作了初步化學分析,由持反對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意見變成」鄭和發現美洲說」的支持者。李博士將提出考古證據及理論,查考中國對美國陶瓷史的影響。

香港歷史博物館的講座題為「鄭和與美洲之謎 – 逸史尋跡」(六月十七日),由李兆良主講。博物館作了以下介紹:

在美國東海岸幾百哩內陸,一個人口稀少的小鎮,出土了一塊毫不顯眼的,直徑7釐米的黃銅圓牌,設計非常簡單,中間一個小方框凸鑄著“大明宣德委錫”六個字。古文“錫”與“賜”通, 這是否鄭和第七次遠航時候受明宣宗委賜給外國元首的“金牌”,宣喻宣宗皇帝登基改元的物件?是否証明鄭和艦隊到過美洲?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市的李兆良博士為此考查了明代史、美洲土人史、歐洲移民史,對銅牌作了初步化學分析。還實地調查了當地人口變遷歷史。由此引出了土著,歐洲以及中國的陶瓷史的比較,美洲土著的語言及其他實物的觀察,提供一些背景資料讓大家參考,對這段失落了600年的中美歷史作一個判斷。

事實如何,當然要經過一番研究才可下定論。不過,在此之前,先幻想一下亦無不可。碰巧昨天讀到了中國的科幻小說作家劉慈欣一篇題為《西洋》的短篇小說,在此向大家推介。

小說內容是想像當年鄭和船隊沿非洲東岸南下好望角,再到達歐洲。小說裡提到,鄭和船隊擊敗了西歐聯軍,然後向西航行發現美洲新大陸,還在紐約東部構築了舊紫禁城兩倍大的新紫禁城。然而亦由於新大陸的關係,使明朝成為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皇朝。而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中國讓北愛爾蘭回歸英國。以下是部份節錄:

……欧洲惊恐万状。郑和本想象在南洋诸国是一样,同欧洲人友善相待,但他派往欧洲大陆的五位元使者全部被杀,东西方只有一战!罗马教皇马丁五世呼吁四分五裂的封建诸候联合对敌,还颁布了赦罪法令,凡此时应征入伍的罪犯都可获得赦免。为了给战争筹款,教会出卖神职,甚至把教皇的金冠买给了佛罗伦萨的商人。英法匆匆结束百年战争,结成军事同盟。慑于明舰队的强大,西欧海军不敢出战,欧洲人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陆战上。1421年12月,明朝军队在加来登陆,十天后兵临巴黎城下。双方在巴黎近郊进行决战。当时欧洲人集结了十万大军,其中有英王享利五世率领的三万英军,法国勃艮第公爵率领的四万法军和来自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三万条顿骑士团。明军只有二万五千兵力。12月20日清晨,巴黎战役开始。西欧联军统帅部拟以法军和条顿骑士团的重铠步兵攻击明军正面,以英格兰轻骑兵做右翼迂回。日出时分,西欧联军首先发起进攻。欧洲步兵战阵严整,成无数个整齐的方队向前推进。重装步兵的盔甲在朝阳下闪着金银两色的光芒,从明军阵地看去,仿佛是金属的大地在移动,无数的长矛如同大地上的麦田。战鼓声、苏格兰风笛声、士兵们用剑柄有节奏地击打胸甲发出的撞击声渐渐清晰可闻……

……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在如血的残阳中,明军才吹响了他们凄历的号角……巴黎战役,西欧联军大败,十万军队半数被歼,英王享利五世陨命沙场,上百个公爵伯爵和王室将军阵亡或被俘……巴黎战役之后,西欧难以在短时间内集结起足以对付明军的力量,加上明舰队对西欧沿海特别是英吉利海峡的封锁,以及关于明朝后续舰队正在驶援的传闻,西欧脆弱的抗明联盟瓦解了,以后……

……回家。这愿望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想走一条更近的路。从欧洲的地理学中他们知道了地球的形状,知道了如果一直向西,就和向东返回一样能回家。于是,在征服欧洲后不久,明朝舰队就向西,向大西洋的深处驶去。他们走啊走,走啊走,在两个月艰难的航程中,一双双眼晴望着大西洋天水相连的远方,盼望着家乡的海岸在那里浮现……终于,陆地出现了,但那不是梦中的乡土,而是一个长着龙舌兰和仙人掌,出没着红种人部落的陌生世界。当他们踏上新大陆时,并不象那些浅薄的历史作家们描写的那样欢呼雀跃,而是抱头痛哭……郑和因此一病不起,在新大陆结束了一生。舰队中很多的船仍然沿着海岸航行,直到五年后,这些船才在白令海峡找到了通向太平洋的路,又过了五年,他们才回到魂牵梦绕的祖国,大明朝日不落帝国的世界才连为了一体……

延伸閱讀:《鄭和發現了美洲嗎?

About the Author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