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給他們一點大力菜:談談教學語言

本文討論教學語言的問題,特別是提出以下兩點觀察:

一、在母語教學政策下,教統局的數據未能證明中學畢業生的英語成績進步。

二、母語教學下訓練出來的學生,進入大專院校的英語學習環境後,往往難於適應。

在《大力水手》中,Popeye 只要吃了大力菜,便能輕易擊敗對手布魯圖 (Brutus),這是漫畫裡的經典一幕。可惜現實中並沒有大力菜,我們必須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在短時間內適應外界的變化,回應挑戰。而那些習慣於中文授課環境的學生,當他們升到大專院校之後,就更需要一罐提升英文能力的大力菜。

母語教學背後的假設

回歸後,政府開始大力在中小學推行母語教學政策。此政策的結果是,現在大部份中小學都以中文作為教學語言。

按照教統局的說法,推行此政策,是因為母語是最有效的學習語言:「以母語學習,學生更能了解課本知識、分析問題、表達意見、發展探索精神,以及培育思考能力。學生也會有更充裕時間更專注學習英文。」(教統局網站 – 中學教學語言政策)。因此,教統局「鼓勵中學採用母語教學,摒棄使用中英混雜語教學」(同上),同時也加強中小學的英文科教育,並訂定教師的語文能力要求。

教統局網站一面倒提出母語教學的好處。我大致上讚同這些觀點在理論上的真實性,但凡事要從多方面考慮。羅列出一堆好處,不代表全無壞處。一面倒的推銷,對於執行時可能面對的困難和壞處隻字不提,絕非解決問題的正確態度,甚至有誤導之嫌。

教統局提出母語教學政策,內含以下兩項假設:

假設一、學生的英文水平,不會因為母語教學而下降,甚至會上升。而其他科目的學習成績,也會因為母語教學而提升。

假設二、大專生(攻讀資歷架構第四級或以上的學生)的英文水平,足以應付大專院校裡的英語授課環境。

以下逐一說說這些假設。

中中學生英語水平大幅進步?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教統局網站發表了一篇題為《中中學生學習英語正面睇》的文章,內容提到:

政府一直都堅持「母語教學,學好英語」的方向。過去四年中學會考英文科的成績持續進步,日校考生在課程乙的及格率,以及課程甲取得 C 級或以上的比率,都有顯著的升幅。

2006年中學會考成績顯示,日校考生在課程乙的及格率比去年上升 3.4 個百分點,而課程甲取得 C 級或以上的比率更上升 4.5 個百分點。其他語文成分較重的科目亦有明顯的進步,母語教學的效能顯而易見。

教統局希望以這些數據,證明母語教學會令中五畢業生的英文水平不降反升,亦即上面的假設一。而自今年(二零零七年)開始,中學會考取消英文科課程甲,並改以「水平參照模式」滙報學生成績,亦是基於這個假設。教統局在同一篇文章指出:

基於近年中中學生的英語水平已有大幅進步,我們不認為「水平參照」評核方法對學生學習有負面影響;反過來說,學生可以藉此更了解自己的能力水平,有助日後的發展。

然而我曾在《會考英文成績持續進步?》一文指出,所謂的「大幅進步」恐怕只是當局誤讀統計數據的結果。除非教統局有其他數據支持,否則基於「近年中中學生的英語水平已有大幅進步」,而斷定新的評核方法不會對學生學習有負面影響,也就可能會出問題。至於「學生可以藉此更了解自己的能力水平,有助日後的發展」,也只是想當然的說法,沒有甚麼數據或證據支持。

大專生的英文就達標?

至於假設二,也未必為真。尤其是各種副學位課程(泛指資歷架構第四級的課程,包括高級文憑與副學士等)的學生,他們的英語水平未必達到以英語學習的要求。

副學位提供者為了跟大學的語文政策看齊,也為了贏得「國際化」的美譽,紛紛要求教師以全英語授課。但我們不能諱言副學位學生英語水平偏低的問題。有些學生就連閱讀英文教本都有困難,更不用說以英文來寫文章和報告。結果是,這些學生十分抗拒或害怕使用英語授課的做法,而其他科目的成績亦因此受到影響。

這種情況並不出奇。副學位學生之中,很多都是發力比較遲的學生。他們因為在公開試中的英文科損手,以致未能升讀大學,於是選讀副學位課程作為另一出路。然而冠上了「大專生」之名,不會因此而忽然變得適應英文授課。雖然大部份學生都很努力學習,但即使是最善於學習的人,要在短時間之內,從英文欠佳,變成可以適應英語的學習環境,也談何容易。因此,很多大專教師對於所謂以英語授課的政策,都是陽奉陰違,只能以中英混雜甚至全中文上課,因為教師們發現全英語授課對學生的學習效果破壞很大。如果真如教統局所說,母語教學能夠提升中中學生在非語文科目的學習成績,那麼在制訂副學位課程的教學語言政策時,便不能不考慮這個因素。

這樣說並不是想為這些副學位學生推卸責任。畢竟努力提升自己,是作為學生的基本責任。但世上既無大力菜,學生們的能力又有限。理想上當然最好是兩文三語樣樣皆精,現實執行起來卻是舉步唯艱。盲目地一刀切使用英語授課,未必能令學生的英文飛躍進步,卻會使原本就能力稍遜的學生,對學習更加失去興趣。

總結

回到文章開首處的兩點:

一、在母語教學政策下,教統局的數據未能證明中學畢業生的英語成績進步。

二、母語教學下訓練出來的學生,進入大專院校的英語學習環境後,往往難於適應。

我的建議是:

一、無論是母語教學還是全英語教學,都只是教學語言政策的兩大極端。教師的責任,是對學生的學習效果進行最優化 (optimization)。但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母語教學或全英語教學會給出最佳的綜合學習效果。換句話說,從學習效果的最優化而言,我們沒有必要堅持使用母語或全英語授課。我們要研究的不是母語教學跟全英語教學孰好孰壞,而是如何混合兩者以獲得最佳學習效果。

二、採用全英語教學,可以是為了讓學生適應英語學習環境,但不能以此作為改善學生英文能力的手段。「改善英文能力」在邏輯上並不等同於「適應英語學習環境」。我們要問的是,英語學習環境能否改善學生的英文能力,而母語教學政策把英語教育的責任交回給英文老師,又能否達致相同甚至更佳的效果。

三、我們的目標不是英語,而是兩文三語。如果全英語教學可以改善學生英語能力,那麼母語教學也可以改善學生的母語能力,普通話教學也可以改善學生的普通話能力。在兩文三語的前提下,即使在大專院校,我們也沒有壓倒性的理由採用全英語教學。

延伸閱讀:

一、香港教統局有關教學語言的文件

二、會考英文成績持續進步? – 本網內部連結

Powered by ScribeFire.

About the Author

9 thoughts on “誰來給他們一點大力菜:談談教學語言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